这种收费会员仍然要额外付费的模式迅速引爆了舆论-唐山联合资讯
点击关闭

爱奇讯视-这种收费会员仍然要额外付费的模式迅速引爆了舆论

黄冈确诊1002例

這幾年,互聯網用戶的付費習慣已經慢慢培養起來。同時,國家在打擊網絡盜版方面也取得了巨大成績。可以說,我國的網絡視頻生態比起10年前已經好了很多。如果網絡視頻公司想要走出目前持續虧損的困境,應該提供更多的優質內容,提供更好的觀看感受,甚至提高會員的收費標準,而不是費盡心思去薅用戶羊毛。

主流媒體也發出了批評的聲音。人民日報評論說,「一些視頻網站的收費套路層出不窮,令人生厭。交易本是供需雙方自願選擇,隨時更改收費名目有違契約精神。好內容永遠有市場,但不能忘規矩。」央視網新聞則評論說,「真正優質平台服務,不該如此貪得無厭、吃相難看。」甚至有律師已經向法院提起訴訟。在輿論壓力下,騰訊視頻、愛奇藝修改了超前點播規則。

我們國家最早一批成立的視頻網站,如酷六網、土豆網和優酷網等,主要為用戶上傳內容的模式。由於當時盜版橫行,用戶並不願意為正版內容付費,優酷馬鈴薯們雖然用戶眾多,但也是只掙吆喝不掙錢。但樂視網(300104,股吧)曾經走出過一個盈利的模式。2010年,在行業內默默無名的樂視網在創業板上市。手握巨資的樂視網低價買入了大量正版內容,並實行會員收費模式。依靠會員會費,購買更多的版權,再吸引更多用戶付費,樂視網的經營本來已經進入了良性循環,但創始人的激進策略,讓原本財務狀況良好的樂視網,因為大量天價的體育、影視版權而成本激增,同時還要面臨愛奇藝、騰訊視頻等背靠巨頭的視頻網站的競爭。樂視網最終被拖垮。

目前國內主流的視頻網站,要麼已經獨立上市,如在美國上市的愛奇藝和嗶哩嗶哩,要麼藏身於上市公司,如阿里巴巴集團體系內的優酷網、騰訊控股體系內的騰訊視頻。以付費用戶最多的愛奇藝為例,公司在今年三季度收費會員數量達到了1.05億,為國內首家會員數量超過1億的視頻網站。但公司今年前三季度的虧損為11.29億美元(約79億人民幣),而2018年全年的凈利潤為虧損13億美元(約90億人民幣),在營業收入持續增加的情況下,虧損額並沒有減少。騰訊視頻和優酷的經營數據同樣是處於巨額虧損的狀態。

陳霞昌連續劇《慶余年》火了。不是因為它有多好看,而是因為購買了版權的兩家互聯網視頻網站——騰訊視頻和愛奇藝的收費觀看模式惹怒了很多觀眾。兩家視頻網站的觀看模式基本一致,即充值會員(VIP)可以比非會員提前觀看6集。如果還想再提前觀看後續的劇集,可以額外付費購買。這種收費會員仍然要額外付費的模式迅速引爆了輿論。

但網絡視頻公司並非都在虧損。美國的網絡視頻巨頭,市值1200億美元的奈飛公司(Netflix)在2018年賺了12億美元,並且已經獲得了多年的高增長。它通過在全球範圍內自製以及購買頭部內容吸引用戶付費實現盈利,打造了一個覆蓋全球的線上付費電視台。奈飛的付費用戶,雖然也有級別之分,但只是體現在視頻質量上,比如是否高清,是否多聲道等,但每個付費用戶都能第一時間看到所有內容。這讓用戶心甘情願為它付費。

這件事表面上是消費糾紛,但更深層次的原因是,視頻網站在國內互聯網出現了10多年後,仍然處於一個燒錢的狀態,沒有探索出好的收費模式,以至於他們不得不變着法子從用戶身上收錢。

今日关键词:钉钉在线求饶